目前农产品与食品追溯相关问题分析

现阶段我国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受到越来越广泛的重视,全社会的力量已经被调动起来,参与的范围越来越大,并进而引起了更大范围的关注。


农产品与食品追溯边界和范围的区别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中规定:“本法所称农产品,是指来源于农业的初级产品,即在农业活动中获得的植物、动物、微生物及其产品。”

《食品安全法》总则中也提到:“供食用的源于农业的初级产品(以下称食用农产品)的质量安全管理,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规定。

直接收获的农产品,或仅是对农产品进行简单处理以便利用或销售,且这种“处理”(如清洗、分拣、包装、晒干和晾干等)按习惯应视为农业生产收获环节之一的,此类产品仍适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而经过加工(可以《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代码》中制造业下面的农副产品加工业的分支加以界定,如谷物去壳、碾磨、精加工、水产品干腌制加工、脱水、干制、冷藏、冷冻等等)的农产品,不管是通过动力机械还是手工制作,农产品都发生了物理或化学变化,或添加了新的成分,这些产品则属于《食品安全法》约束的范畴。

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的主要目标是记录农产品生产过程中农产品实体的位置、环境和质量的变化信息,其目标对象比较单一,一般只是农产品实体本身;而食品追溯则不同,由于其加工过程相对复杂,且可能引入了其他成分,因此通行的做法是围绕着每种产品建立物料清单。严格意义上讲,只有食品的所有主料和辅料都具备可追溯性,才可以说这个产品具备了可追溯性。


农产品与食品追溯有外部追溯和内部追溯的区别

内部追溯是指农业企业基于对农产品流进行管理的需要所进行的,以农业企业内部生产流程为线索的农产品的跟踪、记录行为,目的是掌握农产品在企业内部各生产加工环节的流动情况,并明确各环节责任人和关键指标,为企业内部责任定位与追责乃至外部产品追溯提供依据。因此内部追溯的应用对象是企业,更确切的说是农产品供应链当中的责任主体。

外部追溯指产品因销售、加工等原因离开农业企业后的流向及行为信息的跟踪和记录,为政府监管、农业企业管理以及消费者对农产品的追溯提供依据。因此,外部追溯是面向整个供应链的,其目标是记录并定位农产品供应链中的责任主体,并能够将之关联起来实现信息追踪与溯源。

内部追溯系统主要用于农业企业内部各生产加工环节的信息记录,确定记录信息内容。而外部追溯则侧重农产品供应链上下游不同责任主体的关联与信息跟踪与溯源。外部追溯和内部追溯只有相互配合才能实现农产品及食品的全程追踪和溯源。

内部追溯解决的是企业的需求,是以企业自身规避风险、降低召回成本和提高产品附加值为驱动的,是完全的企业行为;而外部追溯即供应链追溯解决的是农产品供应链上责任主体的定位问题,是政府监管的需要。两者需要相互配合,当农产品和食品质量安全事件发生时,消费者通过消费凭证或产品追溯标识(如二维码)触发并激活农产品追溯通道,监管者通过外部追溯定位责任主体(即具体应承担责任的企业),企业则必须通过自己的内部追溯体系查找发生问题的原因、具体位置和责任人。通过农业企业内部追溯,农业企业可以提取充分的证据自证清白,或者当确定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的确存在,也可通过追溯系统查找问题产品的明确流向,以最低的成本实施产品召回,将损失减小到最低限度。


农产品与食品市场准入和强制追溯是大势所趋

在强制追溯实施以前,追溯体系建设的主要目标是以满足企业实际需求为主,即帮助企业提升企业形象和品牌价值,而不是从如何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角度出发,获取必要信息并展示给消费者,这是由企业自身利润最大化的根本属性所决定的。

强制追溯强化了农业企业的社会属性,而弱化了农业企业的自然属性。强制追溯的实施也必然导致农产品和食品质量安全监管和追溯相关的法律法规、机制制度以及技术体系等的变化。发达国家早在上个世纪后期就开始执行强制追溯,如欧盟的牛肉,以及大部分家畜和肉制品等农产品;美国更是规定所有农产品都必须具备可追溯性等等。我国目前只对少数农产品和食品实施强制追溯,但强制追溯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各相关部门已经在开始酝酿试点,并计划在3~5年内将强制追溯范围扩大到大部分农产品。我国实施大范围的农产品和食品强制追溯已是必然趋势。


农产品与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与电商结合

现阶段农产品电商可划分为两种类型:平台型电商和资源型电商。实施的新《食品安全法》规定网商和电子商务平台对食品安全将负有监督管理责任,一旦食品安全出现问题,电商和网商必须先行赔付。在此条件下,平台型电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可以预见,平台型电商势必会或多或少地向资源型电商转变,并构建自己的农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包括农产品追溯体系,以在平台内部确定责任主体,保留证据,以应对责任划分时的各种纠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